麥人杰目標集資2.5億打造台灣皮克斯

麥人杰目標集資2.5億打造台灣皮克斯
作者ACGSTYLE
日期2017/07/14
人氣18175

前天早上參加完遊戲公司的記者會,緊接著趕來跟一位老朋友、前輩漫畫家,同時也是我小時候的偶像喝下午茶,他曾經是台灣知名的漫畫家,現在則是動畫導演,雖然他很年輕時就出道,但因為長得糙老,小時候我們都叫他麥叔叔,這麼多年不見,他已經認不出我是當年幫他設計漫畫封面的小美編,可是他的招牌絡腮鬍完全沒變,頭髮雖然變白了,依然還是那位幽默風趣充滿熱血的大男孩

人到了一定的年紀,就會從追逐夢想、歷經失敗與挫折的過程中,開始重新找尋人生的意義,在經過幾次的創業後,也對價值觀產生自我懷疑,尤其看著別人選擇了其他更輕鬆的道路,越是對自己堅持的信念感到動搖

前天早上參加完遊戲公司的記者會,緊接著趕來跟一位老朋友、前輩漫畫家,同時也是我小時候的偶像喝下午茶,他曾經是台灣知名的漫畫家,現在則是動畫導演,雖然他很年輕時就出道,但因為長得糙老,小時候我們都叫他麥叔叔,這麼多年不見,他已經認不出我是當年幫他設計漫畫封面的小美編,可是他的招牌絡腮鬍完全沒變,頭髮雖然變白了,依然還是那位幽默風趣充滿熱血的大男孩

看著他充滿自信,慷慨激昂說著自己的電影,正在完成一件非常艱難的挑戰,面對這麼多無情的考驗並沒有讓他退縮,完全沒有被現實所擊倒,這就是我今天來拜訪的目的,希望找出是什麼力量在支撐他走這條艱辛的道路?

我從他身上看到台灣漫畫家的滄桑,如同浪跡天涯的俠客,他的人生就是江湖,是這20多年來台灣漫畫界的縮影,經歷本土漫畫最輝煌的時期,為什麼會令台灣漫畫走到今天的局面?究竟是什麼原因造成「台灣十五年的原創斷層」?

一切都要從代工說起

麥叔叔在還未出道時,就已經在台灣當時最大的宏廣動畫公司擔任動畫師,台灣便宜又大碗獲得許多國際動畫代工的機會,也因此取得最先進的技術,這些養分為台灣漫畫開創了先驅,在審查制度解嚴後孕育了新一代漫畫界的新星,原本台灣的動畫可以成為一個產業,甚至成為東方的皮克斯,可惜台灣過於滿足沉浸在經濟起飛的榮景中,並沒有珍惜這樣的機會

為錢而來也會為錢而去

動畫是一個勞力密集度非常高的傳統製造業,必須仰賴大量的人工來繪製,因此一部動畫片最高的成本都是在人力,隨著人工成本增高,也會被客戶逼往人力成本更低的國家去生產,就像許多離開台灣的製造業一樣,動畫產業就此隕落,大量的人才釋出轉往漫畫界,豐沛的創作能量影響整個漫畫圈,為台灣漫畫寫下重要的里程碑

輕量級與重量級不公平的競爭

這股台灣漫畫的旋風並沒有維持太久,很快就被大量來自日本的漫畫給擊沉,日本漫畫產業比台灣發展早幾十年,不僅生產快速、題材選擇更多元,而且每一部被引進的作品都是在日本經過市場考驗的暢銷大作,面對這樣排山倒海而來的競爭,大多數的台灣漫畫都無法倖存,出版社漸漸的發現投資原創漫畫的成本太高,與代理日本漫畫相比幾乎完全無風險,就跟早期的動畫公司一樣的思維,差別只是從代工變成代理而已

故事並沒有結束,更糟糕的影響還在後頭

當我們發現為時已晚,又一個漫畫產業徹底被摧毀,它所造成的影響不光是對台灣漫畫的衝擊,而是整個世代的價值觀扭曲,造成偏差的社會風氣,因為原創漫畫難以生存,使漫畫家難以為繼,沒有帶頭的指標性,就無法吸引讀者,對創作者也失去了誘因,一個產業一旦失去了良性的循環,就像一灘沒有生命力的死水

沒有人指引,漫畫家自生自滅

過去新人要出道,只能透過投稿、參加比賽、擔任漫畫家助手,緊密的師徒關係有如家人一樣,不只是學習技能,也可以從漫畫家身上學習待人處世,走錯路也會導正你,告訴你正確的方向,但現在必須完全靠自己摸索,就算走偏了也不自覺,就好比許多人會拿二創來練功夫,就像當年做動畫代工一樣,畫的再好終究只是幫人抬轎,就如同出版社認為代理比原創好賺,習慣安逸的代價就是失去經營原創的能力

踏錯一步,就再也無法回頭

我們不討論二創的法律與道德問題,身為創作者要想的更深遠一點,當年就是因為有這麼多失敗的前車之鑑,演變成今天原創無法獲得重視,四處都是山寨彩繪村,政府還帶頭侵權,做品牌不被支持還遭到仿冒,被投資者冷嘲熱諷要拿什麼去跟日本和好萊塢競爭?市場不支持你,政府又扯你後腿,你要怎麼辦呢?繼續沈淪下去嗎?

市場規模不同,不能完全複製別人的經驗

麥叔叔反問我:你有沒有想過,日本默許做二創的行為,有沒有可能是在等待時機成熟時,反過來威脅你不上岸就告你?想一想這並不是不可能,當年台灣的盜版漫畫幫日本打開了市場,不費吹灰之力就取得90%的市佔率,這不就是養套殺最好的例子嗎?

台灣能走出自己的路嗎?

麥叔叔花費大半生的心血製作動畫電影,除了血液中流著不服輸的台灣漫畫家精神,更重要的是他希望從這個過程中樹立一個標竿,讓投資者重拾信心,並引導所有的創作者,可以跟隨同樣的模式,建立一個正向發展的產業,就如同魏德聖導演當年拍了《海角七號》獲得市場肯定,才能取得資金繼續完成《賽德克·巴萊》

如果現在不去做,未來也不會有人做了

台灣已經越來越缺少像魏德聖和麥人杰這樣堅持的導演,他之所以選擇踏上一條在台灣沒有人要走的路,是因為過去的我們已經錯過太多次機會,如果現在不趕快去做,還要等到鄭問先生告別了才來後悔嗎?一股莫名的無力感湧上心頭,在離開前麥叔叔握緊了我的手,不知道這次道別還要多久才能再次見面,希望下次見面時不只是為台灣帶來一部好動畫,而是圓一個身為台灣創作者的夢想,把當年在金馬獎從缺的《魔法阿嬤》最佳動畫重新贏回來

 

延伸閱讀

《鐵男孩》瀕臨斷炊 麥人杰籌資續拍動畫電影

近20年的經典!被金馬獎背叛的《魔法阿媽》

這些迪士尼電影都是台灣製!曾被譽為「東方迪士尼」的台灣動畫到哪去了?

台灣動畫產業史

留言

留言者         評分  1   2   3   4   5

留言內容 注意:不支援 HTML 語法


請輸入驗證碼

作品說明

人到了一定的年紀,就會從追逐夢想、歷經失敗與挫折的過程中,開始重新找尋人生的意義,在經過幾次的創業後,也對價值觀產生自我懷疑,尤其看著別人選擇了其他更輕鬆的道路,越是對自己堅持的信念感到動搖

前天早上參加完遊戲公司的記者會,緊接著趕來跟一位老朋友、前輩漫畫家,同時也是我小時候的偶像喝下午茶,他曾經是台灣知名的漫畫家,現在則是動畫導演,雖然他很年輕時就出道,但因為長得糙老,小時候我們都叫他麥叔叔,這麼多年不見,他已經認不出我是當年幫他設計漫畫封面的小美編,可是他的招牌絡腮鬍完全沒變,頭髮雖然變白了,依然還是那位幽默風趣充滿熱血的大男孩

看著他充滿自信,慷慨激昂說著自己的電影,正在完成一件非常艱難的挑戰,面對這麼多無情的考驗並沒有讓他退縮,完全沒有被現實所擊倒,這就是我今天來拜訪的目的,希望找出是什麼力量在支撐他走這條艱辛的道路?

我從他身上看到台灣漫畫家的滄桑,如同浪跡天涯的俠客,他的人生就是江湖,是這20多年來台灣漫畫界的縮影,經歷本土漫畫最輝煌的時期,為什麼會令台灣漫畫走到今天的局面?究竟是什麼原因造成「台灣十五年的原創斷層」?

一切都要從代工說起

麥叔叔在還未出道時,就已經在台灣當時最大的宏廣動畫公司擔任動畫師,台灣便宜又大碗獲得許多國際動畫代工的機會,也因此取得最先進的技術,這些養分為台灣漫畫開創了先驅,在審查制度解嚴後孕育了新一代漫畫界的新星,原本台灣的動畫可以成為一個產業,甚至成為東方的皮克斯,可惜台灣過於滿足沉浸在經濟起飛的榮景中,並沒有珍惜這樣的機會

為錢而來也會為錢而去

動畫是一個勞力密集度非常高的傳統製造業,必須仰賴大量的人工來繪製,因此一部動畫片最高的成本都是在人力,隨著人工成本增高,也會被客戶逼往人力成本更低的國家去生產,就像許多離開台灣的製造業一樣,動畫產業就此隕落,大量的人才釋出轉往漫畫界,豐沛的創作能量影響整個漫畫圈,為台灣漫畫寫下重要的里程碑

輕量級與重量級不公平的競爭

這股台灣漫畫的旋風並沒有維持太久,很快就被大量來自日本的漫畫給擊沉,日本漫畫產業比台灣發展早幾十年,不僅生產快速、題材選擇更多元,而且每一部被引進的作品都是在日本經過市場考驗的暢銷大作,面對這樣排山倒海而來的競爭,大多數的台灣漫畫都無法倖存,出版社漸漸的發現投資原創漫畫的成本太高,與代理日本漫畫相比幾乎完全無風險,就跟早期的動畫公司一樣的思維,差別只是從代工變成代理而已

故事並沒有結束,更糟糕的影響還在後頭

當我們發現為時已晚,又一個漫畫產業徹底被摧毀,它所造成的影響不光是對台灣漫畫的衝擊,而是整個世代的價值觀扭曲,造成偏差的社會風氣,因為原創漫畫難以生存,使漫畫家難以為繼,沒有帶頭的指標性,就無法吸引讀者,對創作者也失去了誘因,一個產業一旦失去了良性的循環,就像一灘沒有生命力的死水

沒有人指引,漫畫家自生自滅

過去新人要出道,只能透過投稿、參加比賽、擔任漫畫家助手,緊密的師徒關係有如家人一樣,不只是學習技能,也可以從漫畫家身上學習待人處世,走錯路也會導正你,告訴你正確的方向,但現在必須完全靠自己摸索,就算走偏了也不自覺,就好比許多人會拿二創來練功夫,就像當年做動畫代工一樣,畫的再好終究只是幫人抬轎,就如同出版社認為代理比原創好賺,習慣安逸的代價就是失去經營原創的能力

踏錯一步,就再也無法回頭

我們不討論二創的法律與道德問題,身為創作者要想的更深遠一點,當年就是因為有這麼多失敗的前車之鑑,演變成今天原創無法獲得重視,四處都是山寨彩繪村,政府還帶頭侵權,做品牌不被支持還遭到仿冒,被投資者冷嘲熱諷要拿什麼去跟日本和好萊塢競爭?市場不支持你,政府又扯你後腿,你要怎麼辦呢?繼續沈淪下去嗎?

市場規模不同,不能完全複製別人的經驗

麥叔叔反問我:你有沒有想過,日本默許做二創的行為,有沒有可能是在等待時機成熟時,反過來威脅你不上岸就告你?想一想這並不是不可能,當年台灣的盜版漫畫幫日本打開了市場,不費吹灰之力就取得90%的市佔率,這不就是養套殺最好的例子嗎?

台灣能走出自己的路嗎?

麥叔叔花費大半生的心血製作動畫電影,除了血液中流著不服輸的台灣漫畫家精神,更重要的是他希望從這個過程中樹立一個標竿,讓投資者重拾信心,並引導所有的創作者,可以跟隨同樣的模式,建立一個正向發展的產業,就如同魏德聖導演當年拍了《海角七號》獲得市場肯定,才能取得資金繼續完成《賽德克·巴萊》

如果現在不去做,未來也不會有人做了

台灣已經越來越缺少像魏德聖和麥人杰這樣堅持的導演,他之所以選擇踏上一條在台灣沒有人要走的路,是因為過去的我們已經錯過太多次機會,如果現在不趕快去做,還要等到鄭問先生告別了才來後悔嗎?一股莫名的無力感湧上心頭,在離開前麥叔叔握緊了我的手,不知道這次道別還要多久才能再次見面,希望下次見面時不只是為台灣帶來一部好動畫,而是圓一個身為台灣創作者的夢想,把當年在金馬獎從缺的《魔法阿嬤》最佳動畫重新贏回來

 

延伸閱讀

《鐵男孩》瀕臨斷炊 麥人杰籌資續拍動畫電影

近20年的經典!被金馬獎背叛的《魔法阿媽》

這些迪士尼電影都是台灣製!曾被譽為「東方迪士尼」的台灣動畫到哪去了?

台灣動畫產業史

留言

留言者


留言內容 注意:不支援 HTML 語法

評分 很差           非常好

請輸入驗證碼



Facebook top Wishlist
Powered By ACGSTYLE © 2017 - Design by Makoto